成为导师4000-782-117     helpprimentors.com

最近火爆的CTO与CEO的股权撕逼大战

2017-02-24


标签: CTO   CEO   股权   创业   

      《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里:至尊宝之所以没变成孙悟空,是因为他还没有遇见紫霞,那个给他三颗痣的人!

 而每一个程序猿在成为CTO之前,也都需要先遇上一个人,那个人会告诉他“我有一个能改变世界的好想法,就等你来写代码了!"

最近火爆的CTO与CEO的股权撕逼大战=拷贝自 导师网 http://primentors.com ,感谢对导师网的信任, 最近火爆的CTO与CEO的股权撕逼大战


    

  在漫长的写代码生涯中,每个程序猿都会遇上这个问题,但不是每一个程序猿都会变成CTO!

  因为,大多时候他们都选择了不相信,因为他们知道创业是一胜九败的事情,与其选择一段提心吊胆又不知道会否有结果的冒险,远不如留在大公司工作来的安稳舒服!

  但当少数人选择相信的时候,一个极具我国色彩的低成本互联网创业项目才能正式起航!

  如果说,马克思韦伯将资本主义出现的基础归结于”新教伦理“,那么我国互联网创业文化的基石就是:程序猿敢于相信CEO!

  但这两天发生的“程序猿老婆撰文哭诉,为人打工7年一毛钱股份都没有”事件,则在继曹政与蔡文胜,冯大辉与丁香园之后,又一次深深破坏了广大ceo与cto之间的团结,不难想象之后,CEO再想找cto入伙之前,没有一纸股权协议恐怕是千难万难了。

  虽然目前事件号称出现了反转,揭露了:程序员的败家媳妇一堆黑幕,但那毕竟只是小气候,而非搅动互联网创业江湖的大格局。

  我们要牢记习总书记刚刚在文联和作协大会上发出的指示:

  离开火热的社会实践,在恢宏的时代主旋律之外茕茕孑立、喃喃自语,就会被时代忘记。

  今天发生在我们面前的不是一轮,先撕逼,后翻转的娱乐大戏,这是一场CEOCTO之间赤果果的信任危机……

  谁也没有想到,互联网下半场的凛冬是从程序猿媳妇的一封信开始的!

2017年2月22日,也就是北京下雪的后一天,一位妻子发文章称“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然后就上头条了,紧接着第二天,其老公发文为大家分享创业团队中那些分股份的坑,当然也是轻轻松松斩获头条。

文章通篇是讲了一个故事,讲老公在一个创业公司当老二,7年前没签合伙人协议、后来也没期权变更,所以现在没有公司股份,后来老公准备换一家公司上班的故事,字里行间讲老公是工作如何认真,为人如何正直的老实人,最后结尾老婆说我写这文章的目的就算帮老公写了一个求职的帖子。

这文章也令一些技术创业者感慨万千。因为技术出身的创业者,因为经常接到要帮忙找技术合伙人的需求,甚至邀请成为技术合伙人,深深地认同在现在的创业圈子里,由于老板只讲故事画饼,技术人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存在大量的这类在股份上已经受影响或者即将受影响的人。

在每一个创业的经历中,无论是主导创业还是参与合伙,股份关系的处理,都事关团队的稳定,事关公司的生死存亡。所创业的公司经历了很多次股份的变更,除了融资新进之外,基本上每一次变更,都是一次转折,当然也意味着一次成长。实际上,或许类似的事情多了去了,以及刷爆你的朋友圈的也不仅仅是此次事件。已经投入医疗领域创业的冯大辉和前东家闹得沸沸扬扬的也是离职和期权的事情。

另一种叫真相的声音:

然而同日,一个自称作为除当事人外最有权力发言的人站出来说:

创业早期确实如果没有“老公”顶着也许公司已经挂掉,也就没有后来的崛起。这个项目前期“老公”还是有贡献的,但由于他长时间作息不规律,大家都下班他也睡在公司,就睡在凳子上,每天脑袋一靠就下班,脑袋一抬就是上班。

2013年下半年,这个时候大家已经大概知道年底会分多少钱了,那一年还是有点大锅饭的意思,核心的几个人分的都差不多,注意,此刻重大剧情上演!

“老公”网上认识了个姑娘,也就是《就算老公……》这篇文章的作者,此人前文也提到了就想找个创业者,字里行间透漏着虚荣。他们闪婚了……以我对老H的了解,孤独了这么多年他一下子找到了个女友,肯定把自己的所有事情都一一交代了,包括他年底会分多少钱!

同时,当时分到的钱是税后200万+,根本不是前文所说的40万

老将已经不堪一用,所以他们公司立第二个工作室基本全是从211 985的大学招聘来的应届生!这点顺带说一下--华中科技大学的人质量真的高!第二个项目2014年年底上线,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这个项目的成绩已经和之前的老人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仍然继续在功劳簿上躺尸。试问哪个CEO能容忍一个持股10%的人完全做不了任何事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一、世事纷纷扰扰,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避免重蹈覆辙,送创业者10条忠告:(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1.看看你的期权和股权文件(如果有),怎么写的,然后找律师帮你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问题。

2.如果你以为自己是公司股东,去查询一下公司在工商的注册信息,有没有你的名字。海外架构的公司股东有没有你的名字,从公司要一下股东名册。

3.如果只是口头上的约定,而你已经跟公司做了几年,找创始人问问,期权股份的事情,什么时候能搞定。落实到纸面文件上(虽然有时候也耍赖)。

4.要是能落实到白纸黑字,能够落实到符合法律规范是多么的重要。啃吃啃吃的干活肯定是没错的,但是如果一味的只知道干活,最终就有被卖掉的风险,甚至被卖掉的时候还在帮别人数钱呢

5,在合伙人加入之后,不要立刻就转股,至少要3-6个月以上才启动流程,这就能看出能力和稳定性了。同时要有分多年释放股份质押的协议,这样避免了公司在合伙人离职时有过高的风险。

6,保持股份干净,千万不能给不出钱又不在公司干的人股份,那些所谓的资源,真的不一定能帮到你,尤其是关系,十有八九都帮不上你,帮上你也要你自身能匹配上才行。

7,在你还没有强大的时候,不要轻易地接受战略和产业资本的投资,否则你可能就长不大了,另外要找靠谱的投资人,最后也是比较重要的一点:不要在你还小的时候轻易接受对赌条款,什么时候合适?有规模利润再说吧。

8,股份不能平分,但是分股份也不能吝啬,股份是吸引人才和保证团队稳定的一定程度的利器!我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一点。在合适的时间,尽快明确分配关系,并变成纸制合同和工商登记,无论是放在主体公司,还是持股平台中,都是可行的,这样让跟你干的兄弟姐妹们安心。

9,如果合伙人,不能跟你全职,不要和他合伙,也不要给股份,他有后路,你没有!创业必须是全力以赴的!

10.最后思考一点:是二号员工就应该拿到股权

二、故事中技术人员的核心错误:

1,违反了合伙创业的第一大原则

2,没有明确自己的身份

3,没有明确自己的权益

4,没有落实到纸面

老婆文章原文:

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

时间:2017-02-23 10:08:40 作者:Emily Liu ]

近日一篇名为《就算老公一毛钱股份都没拿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最牛逼的创业者》在朋友圈及其他网络媒体上热传,其原文如下:

今天,初春的北京下起了雪,老公八点多回家的时候说,跟CEO谈股份谈崩了,如果走的话就是净身出户,留下来的话就是继续拿每个月的死工资,7年的创业,最后就是这样。

我一下子不知道该跟他说什么了,一时间想起了太多的事。

四年前认识我老公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在创业,当时我们都在苏州街上班,我在神州数码大厦,他在维亚大厦,我俩上班只隔着一条街。认识他的时候,他说已经创业第三年了,他们公司有三十来个人,做手机游戏,他说他是公司的第二个员工,算是联合创始人,负责技术,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聊得全是APP推广,当时刚学着做APP推广的我,听着他讲各种渠道如何推广如何谈框架的时候感觉真的是崇拜极了。

尽管老公当时没车也没房,可我那个时候就想找个创业的,感觉创业似乎代表着无限的可能,当然心里多少有点期望有朝一日他们公司上市分个几百万然后去环游世界的小憧憬,可说心里话我好像就是特别喜欢他敲代码的样子,喜欢他的实在和幽默,虽然正脸侧脸都一样坑坑洼洼的,但就是感觉特别可爱。

认识了四个月我们就结婚了,感觉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事情就没有想得那么复杂,结婚就在我们租的四十平的小公寓,北京老家都没买房,虽然看上去什么都没有,可我还是觉得可自豪了,逢人就说我老公在创业,是联合创始人,公司做手游,是创新工场投资的,虽然说起来老公那会儿拿的工资还没我一个互联网运营多,但我总觉得老公指不定哪天就去美国敲钟了,眼下日子苦点根本都不算什么。

老公经常加班,晚上十点十一点是正常下班时间,刚好我在互联网公司也经常加班,他周末也不休息,刚好我周末读在职研要上课,当时觉得我俩简直天生一对,虽然他领结婚证的时候都在打电话说面试的事儿,度蜜月的时候都带着电脑,去景点的大巴上还在写代码,可我就是爱看他敲代码时候那种特别专注的样子,也从来都没有因为他的工作狂跟他吵过架,反倒是看他那么辛苦特别心疼,总想着该怎么能让他多保重身体。后来他们公司从三十人发展到了五十人,我跟着他一起去宜家采购办公家具,头一回一次买那么多桌子椅子,我帮着老公一件一件的往车上搬,累归累,但心里美的不得了,感觉老公公司又壮大了。

老公偶尔会跟我聊起他们最初创业时候的事儿,说当时创新工场投了一批项目,半年以后就活了他们这一个,说他们就租了一个小公寓,一个月就拿三四千块钱工资,几个人吃也在公司,睡也在公司,说他那会儿他常常写代码到下半夜,往椅子上一靠就睡了,第二天睁开眼继续写,一起创业的超哥有时候早上看他那样在椅子上躺着,都会先去摸摸他鼻子,看还有没有呼吸了。老公说这些故事的时候都好像开玩笑一样,带着一种我们现在已经成功了的优越感,可我听得时候真的心疼他,感觉创业真的太不容易了。

要说创业的几年,什么都没拿到可能也有点夸张了,不过老公公司只有14年分了一次奖金,说是有一百万,不过有一部分买了车,另一部分去掉办婚礼也所剩无几。可老公创业之前在一个知名互联网公司做开发,那个时候工资就有十几K,但创业的这些年只拿几K而已,所谓的奖金,基本也就算是补上了工资的差额罢了吧。

于是后来我们也一直没买房,怀孕之后重新租了一个更大的房子,怀孕五六个月的时候大着肚子搬的家,东西也都是我一个人收拾的,因为老公还是那么忙,常常我半夜睡醒了一觉,他还没回来。偶尔回来的早,结果凌晨三四点钟接了个电话或者报警短信,就又得爬起来休bug,所以家里的事儿我都不想再让他操心了,能自己处理的都自己处理。虽然老公现在没那么忙了,可感觉他生物钟已经乱了,晚上就算没什么工作他也睡不着,而且只要有点声音就立马醒了。

14年底的时候,有朋友找我创业,毕竟之前一直都是打工的,从来没人跟我谈过什么股权期权,于是我去征求老公的意见,老公说,他们CEO说,公司初创期股权不宜太分散,会不利于公司决策,只有股权集中公司才能迅速发展。我问老公,那你们当初签合伙人协议了么?老公说没有啊,等公司大了再说吧,蛋糕做大了才有的分嘛。我当时觉得我老公说得特别对,简直是至理名言。但我朋友坚持说开始的时候一定要分清楚,如果合伙就要明确每个人占股多少,这样才能做下去,于是我觉得这个朋友的格局太小了,还没什么利益就开始要分配,一定做不大,结果也没跟人家合伙,现在人家已经拿了好几轮投资了。

15年初,我怀孕了,老公的公司也从五十人发展到了一百五十人,原来维亚大厦的办公室已经坐不下了,他们重新在致真大厦租了一个更大的办公室,有一千二百多平,大厦还没装修的时候老公就带我去看了,特别空旷的场地,宽敞,明亮,老公让我帮他选一个位置,说他可以随便挑。老公开玩笑说,要么孩子取名就叫致真吧,等回头孩子长大了告诉孩子说爸爸上班那个大厦就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老公还说,他们公司可能要上市了,财务审计做了好久了,不过之前老公司的帐做得不好有些东西比较乱,所以要注册个新公司,这样上市可能更顺利,我记得老公当时跟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光芒,我也忍不住觉得好像上市真的指日可待了。搬到新大厦的时候,我怀孕六个多月,我跟老公说请你们几个骨干一起来家里吃个饭吧,我大着肚子做了一桌子乱七八糟的菜,那天他们CEO也来了,说了什么记不清了,就记得那个时候大家好像都挺开心的,老公也挺开心的,一直跟我说辛苦老婆了,辛苦老婆了。

15年9月,我们的女儿出生了,因为家里没人能帮忙带,我们也没有额外的钱请阿姨,于是我就成了全职妈妈,家里的经济重担都压在了老公一个人身上,当时老公每个月拿15K,扣了税大约一万多一点,去掉八千的房租,生活费已经所剩无几,我忍不住去跟老公说,你现在的工资是不是太低了,连我之前带的实习生现在做运营每个月都能赚18K了。老公跟我说,他是合伙人,不能开太高的工资,要以公司发展为主,现在他下面带的人工资好多都比他高,但这是公司的需要。

那一年的公司五周年年会,我带着三个月的宝宝一起参加了,老公当时主持年会的时候说,我的女儿只有102天,创业已经第1901天了,公司就像他的孩子一样,因为这个孩子,他承担过压力,遭遇过挫折,也多少次怀疑过自己,如今却能和大家一起分享他五周岁生日的喜悦,因为公司的今天离不开在座每一位的努力。那个时候,我抱着孩子坐在台下,感觉这个男人真的帅的不得了,比起我纠结的几千块钱,老公的格局真的大太多了。

老公负责后端,所以同时负责服务器的采购,在家偶尔能听到他打电话,感觉他从来都往死里砍价,往往把对方都逼得没有余地了才最终签合同,我有时候跟他开玩笑,我说你何苦那么为难人家,又不花你的钱,你少讲点价拿点回扣多好。老公当时脸色就变了,说你这是逼我违法啊,做人得讲原则的,而且你看,虽然我把对方利润压的那么低,但对方是打心底里佩服我的,也愿意交我这个朋友,就是因为我从来都不要回扣。我觉得那一刻老公在我心里的形象真的高大了不少,感觉家里的钱虽然少,但每一分都花得踏实。

孩子一天天大了,想着老租房不是个事儿,可北京的房价已经不敢想了,于是今年年初我们终于决定在沈阳买个房,首付的钱是老公家里人帮忙凑的,还跟银行贷了一百多万,因为我俩完全没有积蓄,虽然这个时候老公工资已经涨到了税后20K,可去掉9千的房租再加上8千的房贷,根本不足以在北京养孩子的开销,我们的经济彻底面临危机了,我开始催促老公去落实股份的事情,因为总觉得这个悬而未决的东西或许能够解决我们的经济问题。

同时我也开始在启信宝上查老公公司的各种公开的信息,发现老公只是作为老公司的董事,新公司完全体现不出来他的存在,新公司是CEO一个人独资的,而公司的业务早已经从老公司转移到了新公司,而且由于他之前从未签署过任何合伙人协议,和新公司只有雇佣合同,所以他的处境是特别被动的。

我跟老公说我查到的情况,他有点惊讶,可他似乎还是愿意相信他和CEO之间这么多年的情分,感觉只是公司现阶段还不宜去做股权的变更,等到公司下轮融资或者要上市的时候自然就会谈这些事情了,可也许是我太心急了,还是忍不住去催他,我说你去谈谈吧,不管公司怎么样你都跟着同甘共苦一路走过来了,好歹也要签一个合法的东西证明你在公司的身份啊。

结果,我也不知道老公为什么会选择今天去谈,只是他回家的时候跟我说,股份谈崩了,完全没戏。CEO似乎早就已经设计好了他可能问到的各种问题的回答,老公作为一个本来就不善言谈的程序员,这一次似乎彻底败了。

他自言自语地说,他作为公司第二个员工,最初参与开发的那个游戏,流水有一个亿,纯利也有五六千万,迄今依然是那款游戏的利润在养活全公司一百多号人。然而他说CEO说,那款游戏的分红前年已经分过了,也就是我们结婚那年唯一拿到的那笔钱,去掉买车,扣税之后只有不到四十万。这就是我老公从10年开始跟着他创业到现在的全部分红。而且CEO还说,现在不能谈以前的贡献,那些都是过去时了,如果现在我给你股份的话,我如何确定你未来能对公司做出这么多相应的贡献,要是谈的话就等公司流水做到三十亿,纯利做到一个亿再说,到时候谁贡献最大谁拿大头,现在都是空的。

我从来都没看过他那么消沉的样子,作为一个从东北走出来的汉子,他总是那么仗义,那么善良,他会看到火车上欺负人的流氓就上去要跟人理论,他会看见冬天里在路边卖水果的母子就特地去买几斤水果。而此刻他就想个受了伤的小动物一样,我摸摸他的脸,他也摸摸我的脸,虽然在我查资料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或多或少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我甚至问了我能问的所有创业和做投资的朋友,大家都说这种处境很被动,胜算很小,但我此刻真的特别心疼他。甚至我都想带着孩子去找他CEO谈,可是对于一个已经步步都算计好了的人,我又能说什么呢?

刚刚看到老公在改简历,他说他要重新找工作,虽然这个学费也许真的有点贵,10年到17年这7年的时光与青春也永远都回不来,可我开始觉得这或许是个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事情,至少现在认清了,早认清早解脱,不需要被存量继续绑架了。

我不认识太多技术圈的人,我也不是很懂技术,我只知道我老公是搞PHP的,能做架构,也懂培训,管理过的团队也有几十号人,开发过好多款游戏,也开发过别的程序。

我不会做什么别的,我只会写文章,我不知道怎么帮老公争股份,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不讲理的人打交道,所以我就算帮老公写了一个求职的帖子吧,如果你们是一个靠谱的团队,想招一个靠谱的技术负责人,我真的觉得我老公是最适合的!我记得老公说过,曾经最想做的是在线教育,他说这一定是未来最有前景的行业。

老公喵了一眼我写得东西,他说你这是坑我的文章啊,写出来以后哪个公司会愿意招一个傻逼呢,或者也只会再来一个想找傻逼的公司,可我觉得人与人之间最宝贵的就是信任,一定有真正靠谱的公司,能够尊重每个人的付出,能够发自内心地认可老公的人品和能力,就像我当初认定我老公的时候一样。——2017年2月21日凌晨1点

老公文章原文:

创业七年,一分股份没拿” 技术出身CEO分享那些分股份的坑

由于我是技术出身,也没有什么心眼,所以找到新的合伙人之后,比较爽快地承诺合伙人股份,导致了合伙人刚加入一个月,我就启动了转股流程,在我吃到这个亏之前,前后进来了6个合伙人,有两个都不出半年就退出了,虽然大家平和退出,公司退还入资款,股份也释放回来,但是造成了公司的转股频繁,造成了融资尽调相对会比较费事。这6个合伙人中,有两个比较长一点的时候也退出了,其中一个呆了10个月,一个呆了1年半,但是根据我们和天使投资人的协议,创始股东的股份从入职日期起质押4年,分年解锁,呆了10个月的兄弟,退还入资款退出,呆了1年半的这位兄弟,获得了当时所持有股权的1/4,2.5%,我们也签署了协议,他退出后,除了退回他的入资款外,在我们下一轮融资时,拿到了30万的股份补偿,2.5%的股份退还公司,事后也实现了这个协议,一定程度上补偿了这位合伙人。那还有两位合伙人呢?您猜得没有错,至今还在一起奋战。

划重点:在合伙人加入之后,不要立刻就转股,至少要3-6个月以上才启动流程,这就能看出能力和稳定性了。同时要有分多年释放股份质押的协议,这样避免了公司在合伙人离职时有过高的风险。

创业过程中,不乏有各种各样有资源的大佬找到我,约我喝茶,聊天,说为我对接市场资源,政府关系,甚至于抄起电话就能帮你对接上你当时真的想要的资源,听起来都蛮靠谱的,但是结论要求都是要占有公司的股份,虽然当面是说,我好好想想,回去和合伙人们商量商量,但是经过深思之后一一邮件回绝,因为这些人给的不是场地,不是人力资源,而只是关系。

划重点:保持股份干净,千万不能给不出钱又不在公司干的人股份,那些所谓的资源,真的不一定能帮到你,尤其是关系,十有八九都帮不上你,帮上你也要你自身能匹配上才行。

2015年,拿了某一家上市公司下属基金的钱,算是战略和产业投资,并且承受了对赌。但是在同上市资源协同的过程中,发现所谓的资源并没有发挥太大的作用,而上市公司也不是想扶持你壮大,而是想自己依托你的优势迅速扩展的时候,你的发展后劲就受限了,而同时你又背负着对赌的压力。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慎重考虑,为了公司的未来发展,采取了回购上市公司基金的股份。主动回购的整个过程是艰辛和痛苦的,为那笔投资付出了50%的年化。但是所幸的是有老股东的鼎力支持,有团队的齐心协力,有朋友们的慷慨支持,才顺利度过了难关,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划重点:在你还没有强大的时候,不要轻易地接受战略和产业资本的投资,否则你可能就长不大了,另外要找靠谱的投资人,最后也是比较重要的一点:不要在你还小的时候轻易接受对赌条款,什么时候合适?有规模利润再说吧。

最后说一点好的,我是公司的CEO,天使投资人是公司第二个次序进来的股东。但是在后面的多次合伙人的进出,甚至是8%以上的期权池的设立,我都没有稀释投资人的股份,因为在我的价值观里,如果公司做不大,你手上再多股份也没有用,公司做大了,事情也不是你一个人做的,我们几个合伙人,每一个合伙人在他的领域里都比我强得多得多。其次,构建一个完整的,支撑公司快速发展的团队,是你作为创始人CEO天然的责任!所以我们后来的团队,在面对股份的回购这样生死压力的时候,也保持了团队的完整稳定!大家一致同心!虽然,经过了几轮融资和合伙人进来以及期权池的设立,我自己的股份已经不占绝对大股,但是我还是大股东,团队加起来的股份,还占60%以上!公司的股份是干净而健康的!

划重点:股份不能平分,但是分股份也不能吝啬,股份是吸引人才和保证团队稳定的一定程度的利器!我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一点。在合适的时间,尽快明确分配关系,并变成纸制合同和工商登记,无论是放在主体公司,还是持股平台中,都是可行的,这样让跟你干的兄弟姐妹们安心。

创业的过程中有很多坑,也有很多放弃的理由,股份的坑是所有坑中最严重的一种,希望我的经验,能帮助到创业者,无论你是CEO还是其他合伙人,从我的经历中吸取到好的和不好的教训,在创业之中不再掉进这个坑里!

CEOCTO,曾经也是平等的!

  2008年,主角CTO韩冬辉加盟康盛创想(Discuz!),在这里认识了当时的同事,后来的CEO陈羽翔,2010,陈羽翔前脚离职创立年展程科技,韩冬辉后脚作为第二号员工加入公司。

  有人说:是的,虽然他是二号,但他只是员工,所以今天的他无权要求股份……

  我想知道,说这个话的人是否有认真的考虑过实际的实现场景:

  如果你是韩冬辉,你离开温暖舒适的大公司,来加盟你原来同事创办的除开他自己还一个人都没有的公司,你原来的同事还义正严辞的告诉你说:你记好了,你只是一个员工,不管这个公司发展的如何都和你没有一个毛钱关系,现在你准备好为我的事业写代码了吗?

  如果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有人会选择留在这个公司,我想:以他的智商,肯定写不了代码!

  一个连风投都没有拿到,既开不出高工资,又不能保证能开多久的创业公司二号员工,只能是股东,否则他一定不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是陈羽翔,你有什么办法在不给予承诺的情况下,留住你这位说不定原来工资还高过你的前同事?

  承诺一定是存在的, 最终没有兑现背后只能是欺骗!

  这与他老婆是否败家,是否说想钓金龟婿,是否参加过网络选妃无关!

  这和他后来的成长是否能跟得上团队的成长,也无关!

  没有承诺,就没有失望和伤害;

  给了承诺,却不能兑现!

  这背后直指的:不是相信了承诺的人傻,而是乱给承诺的人坏!

  ▼

  创始人的变坏,都是从开始算计身边人开始:

  陈羽翔一直对外说:“公司期权池一直存在,但存在一个分配的机制。只是早期员工、核心员工之间如何进行分配的机制还没有定下来。延后决策,期权池先由CEO代持。”

  这是一个多么伟光正的说法啊!

  但事实上,兄弟们跟着你陈羽翔创业已经7年了,你却还没有把一毛钱的股份落实到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位公司员工头上!

  这是因为对方只会使用php语言,做不了游戏主程的问题吗?

  这是因为对方骄傲自满,每天在自己的功劳簿上躺尸的问题吗?

  这是因为对方不思进取,个人成长跟不上公司发展的问题吗?

  显然不是,归根结底,就是CEO贪婪而自私,只打算光画饼和忽悠来驱动身边的人为自己的事业奉献青春;

  知乎上有一个热门问答,题目是:什么时候才是开掉「技术合伙人」的最佳时机?下面有人回答了各种腹黑的解决方案,还有上中下策。上策礼送出境,中策暗藏备胎,下策寻衅滋事、以拖待变。

  在实践中,小公司创始人通常会选择下策,因为上策经济成本太高,中策时间成本太高。一旦选择下策,往往就是以撕逼告终。

  而在陈羽翔与韩冬辉的故事里,虽然是从韩东辉发起,但最终差不多亦为撕逼解决,用的是成本最低的下策!

  陈羽翔推的洗地文多次想要将舆论引导到:是因为韩冬辉娶了一个虚荣的女人,发了这篇名为求职,实为构陷的文章,导致了原本可以好来好散的团队阋墙。

  但事实是,只要陈羽翔有足够的诚意,就会有很多更好的方式来缓和双方的关系,但最终以撕逼+互黑的结局,亦深刻反映了陈羽翔作为ceo的人品及精于算计!

  纵观近几年的互联网,CTOCEO的战争时有发生,而战争的背后有一条规律若隐若现,那就是:创始人总是在短期内高估程序员的作用而又在长期低估

  而公司成长的逻辑是“时间的朋友”,公司保有的越长久就越壮大,ceo的身价也就水涨船高,而cto的价值递减效应,就造就了彼此之间的矛盾;

  暗黑一点来说,CEO谋杀CTO,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和手段问题。

  而遗憾的是,要改变这个局面很难,虽然CTO的个人奋斗是很重要的,同时也要考虑到我国尚处于“社会主义互联网的初级阶段”的历史的进程——民主自由,契约精神这些大词咱还谈不起,只能谨慎的挑选我们的服务对象;

  如果还有一个老板谈梦想情谊找你说:“您好,我有一个很棒的想法,只欠程序员”

  你要告诉他:"您好,我就是程序员,可惜我也有很棒的想法,要不我给你唠唠?"
最近火爆的CTO与CEO的股权撕逼大战=拷贝自 导师网 http://primentors.com ,感谢对导师网的信任, 最近火爆的CTO与CEO的股权撕逼大战


标签: CTO   CEO   股权   创业